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信息资源 > 学坛新论 > 正文

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意义和可能性

发布时间:2015-04-16 17:33:2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点击次数:

 

特别提款权(SDR)不是一般人通常熟悉的金融术语,但最近一段时间比较热门,成了金融媒体上的常用词。直接原因是在两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出了关于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问题,央行副行长易纲对此作了全面的回答。在最近中德高级财金对话联合声明中德国也表示支持人民币按IMF现行标准加入SDR篮子。并且在前些天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阐述了SDR与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关系。在这些个别事件的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中国经济的体量那么大,人民币国际化的任何新动向不免都引起世人的瞩目,今年刚好又是IMF对SDR进行评估的年份(该评估每五年进行一次),人们对此事的关注是很自然的。

 

对于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意义和可能性,国内外都存在着一些误读和误解,需要加以澄清。国外一部分人对于加入SDR篮子的货币存在着过高的、超越IMF标准的说法。比如,认为进入篮子的货币的发行国必须实行浮动汇率制度,该国的中央银行必须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该国的资本项目必须完全可兑换等等。但这些都是不正确的,都不是IMF认定的标准。IMF对篮子货币有两条标准,第一条是该货币的发行国(或货币联盟)在过去五年内货物和服务出口额位居前列,第二条是IMF认定该货币为可自由使用货币。IMF在2010年对SDR进行评估时认为人民币已经符合第一条标准,但在第二条标准上仍然存在一些差距。对于“可自由使用”标准,IMF主要考察四个指标:该货币在国际外汇储备中的份额、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借贷、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债券,以及即期外汇交易量。

 

国内一部分人对于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意义估计过高,炒得过热。例如有这样一种说法,IMF明确将在2015年下半年审议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预示着人民币有望成为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并列的第五大全球性储备货币”,好像一审议,人民币就必定能进入SDR篮子似的。他们忘了或不知道2010年人民币没有通过审议。另外,一种货币是不是储备货币与有没有进入SDR篮子没有直接和必然的联系。比如瑞士法郎是储备货币,但它不是SDR篮子货币。所以,是不是储备货币不是以SDR篮子为标准的,主要是看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是否愿意接受该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标准的话,该货币是否被纳入IMF的COFER(CurrencyCompositionofOfficialExchangeReserves)数据库单独统计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标准。目前COFER数据库单独统计的货币一共有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亚元七种。

 

对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意义估计过高的另一个观点,认为此事会大大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我觉得人民币进入SDR篮子对人民币国际化是有好处的。SDR是国际储备资产,人民币成为其篮子货币,则自然地进入各国储备资产之中。但是一种货币能不能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并不是以是否能进入SDR篮子为标准的。比如日元是SDR篮子货币,但由于日本经济长期不振,近三十年来日元在国际储备中的占比呈下降趋势,从1985年的历史高点(8.5%)下降到目前的4.0%左右。因此,并不是说人民币进入SDR篮子,人民币国际化的各项指标就会有一个突破式的增长。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还是取决于我们的宏观经济状况,我们的对外经济交流和开放,我们国内金融市场的完善程度和法制的健全程度等等。

 

当然,人民币进入SDR篮子不仅对人民币国际化有好处,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同样有意义。根据IMF章程,成员国有义务把SDR打造成主要国际储备资产。但由于种种原因,SDR创设四十多年来,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进展。继续推进SDR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应有之义。人民币进入SDR篮子可以提高它的代表性和稳定性。随着新兴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SDR篮子货币所属的国家GDP占全球GDP的比重处于不断下降之中(到2012年下降到40%左右)。如果人民币能够进入SDR篮子,该比例将上升至55%(2012年),并且下降速度也将大大趋缓。在稳定性方面,根据我们的计算,如果2010年评估时人民币能够进入SDR篮子,2011年1月1日到2014年9月30日SDR对美元、英镑和人民币的波动性将分别下降21%、7%和13%。

 

对于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可能性,目前国内一部分人的估计也过于乐观。他们认为现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参加国很多,势头很好,我们又在开展“一带一路”,从而认为人民币进入SDR势在必行。但这些情况仅仅是一种外部氛围,并不能直接影响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特别是“可自由使用”标准的各项指标的界限并不是很清楚。这既给我们带来了可以争取的空间,也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不受我们控制的因素很多。因此我们对此要持平常心,一方面要尽力争取。如果人民币未能在今年进入SDR篮子,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在金融改革、人民币走出去过程中,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亚元都不是SDR篮子货币,但2012年被COFER纳入统计并迅速增长,目前已经接近日元储备的一半左右,分别成为全球第五、第六大储备货币。这些都是很好的例子。

 

另外也有人有一种担忧,在人民币进入SDR篮子这件事上,美国是不是能够一票否决。我的回答是不会。确实,根据IMF的规定,所有重大事项必须要85%投票权通过,而现在美国的投票权是16.76%,事实上具有否决权,如2010年G20提出的“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由于美国的原因迟迟无法落实。但是审议一个货币是否进入SDR篮子不属于重大事项,只要70%的投票权赞成就可以。当然,如果要对SDR篮子标准做重大改变是需要85%投票权通过的。对于2010年“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目前已经有77.07%的投票权,只要得到其中的90%投票权,人民币就可以通过审议、进入SDR篮子。

 

当然,美国的态度仍然是非常重要的。近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美国总统特别顾问、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期间表示希望美国支持人民币进入SDR篮子,但雅各布•卢一回国就称“人民币要进一步自由化和改革,才能符合这一标准”。虽然美国在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问题上并没有一票否决权,但由于美国的国际地位,它的表态可能会影响其他国家的立场,从而给人民币进入SDR篮子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让人民币进入SDR篮子,最近央行故意保持人民币坚挺。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央行也不会这么做。因为汇率波动只是一个短期现象,而人民币进入SDR篮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以一个短期波动来完成长期的目标,这是说不通的,也是做不到的。

 

此外,对于评估的时间也有不准确的理解。对于第一条标准,即进出口指标,IMF考察的是前五年,即2010~2014年的数据。很多人误以为对货币的所有情况的考察都是根据前五年的数据。但事实上对于“可自由使用”标准的考察,IMF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时限,也就是说在实际评估之前,该国货币的任何变化都会在评估时被考虑。以人民币为例,在11月评估前,如果人民币在可自由使用方面有较大的进展,将会反映在评估之中。所以周小川最近对此的讲话是很有意味的,他说“虽然说IMF并没有明确说加入SDR的货币应该是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货币,但是大体来讲逻辑关系也是接近的”。我国在资本项目可兑换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在IMF划分的七大类40个小项的资本项目可兑换中,我国完全可兑换7项、基本可兑换8项、部分可兑换19项、不可兑换6项(主要集中在信贷、资本和货币市场以及个人资本交易方面)。针对这种情况,周小川表示有三件事情是现在要做的,一是要使境内境外的个人投资更加便利化,二是要使资本市场更加开放,三是正在准备新一轮修改《外汇管理条例》。那么也就是说,这些措施出台后,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也将臻于完善,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可能性将会有很大提高。

 

另外,中德高级财金对话联合声明中强调德国支持人民币进入SDR篮子的基础是“现有标准”。这不是无的放矢。2011年IMF工作人员曾对SDR篮子货币标准进行了研究,研究报告对“可自由使用”标准的考察指标进行了修改,同时也提出了替代方案——“储备资产”标准。IMF执董会一致对现有标准稍加修改的方案表示赞同,而对类似“储备资产”标准的替代方案并未达成共识。所以本次评估,货币进入SDR篮子的标准不会有重大修改。这也将提高人民币在本次评估中顺利通过审议、进入SDR篮子的可能性。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乔依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