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信息资源 > 学坛新论 > 正文

保增长和促改革中国该如何抉择?

发布时间:2014-09-26 17:17:2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点击次数:

 

 世界经济已进入一个低速增长与动荡的时代,高债务率和结构性问题分别拖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而集债务和结构性问题于一身的中国又将在保增长和促改革间如何抉择?

 

“我认为,世界经济短期看好,长期堪忧。由于世界经济短期仍在宽松政策下的流动性海洋中游弋,录得暂时性的持续复苏。”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表示。他认为,若不着力改革,最终难免出现一次更大的危机进而引爆一次根本性的重组。

 

在此全球背景下的中国更是前路漫漫。“今年中国经济在一季度放缓,二季度反弹,三季度起又呈放缓迹象,这些起伏说明中国仍在保7.5%的增长目标和结构性改革间犹豫。”廖群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在短期保增长目标,长期渐入“新常态”,必须从失衡结构向均衡结构转移,由低效率向高效率过渡。

 

全球经济的困局:短期看好,长期堪忧

 

当前,由于世界经济短期仍在宽松政策下的流动性海洋中游弋,录得暂时性的持续复苏。然而廖群一针见血地指出,世界经济短期看好,长期堪忧。

 

就短期来看,尽管欧洲仍受“通缩怪物”(deflation orge)威胁,但欧洲央行德拉吉(Mario Draghi)于6月和9月先后两次降息,欧版QE的预期更是不断升温,因此欧元区短期有望走出衰退。预计欧元区2014年GDP增长0.9%,2015年增长1.4%。

 

放眼日本,消费税影响大于预期,使第一季度GDP增长3%,但二季度又降至-0.1%。因此,为确保经济增长,安倍政府计划推出新一轮量化宽松。预计2014年下半年GDP增长1%,2015年增长1.5%。

 

转视新兴市场,随着外围改善和政策宽松,新兴市场摆脱了年初的恐慌,暂时安全。

 

然而,廖群表示,就长期来看,发达经济体危机根源未除(负债率高企),新兴市场面临“中等收入陷阱”。

 

廖群指出,发达经济体负债率过高是危机之源也是增长累赘。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及其后的一系列危机而言,个人负债率过高导致了美国次贷危机,金融企业负债率过高导致雷曼破产,而政府负债率过高更是酿成了欧洲债务危机。

 

值得担忧的是,危机以来,负债产生结构性转移,但总体债务水平不降反升。就美国而言,家庭和企业负债降低,但政府和美联储负债大幅增加;就欧元区而言,家庭债务率不降反升,政府债务率更是从79%升至94%;在日本,家庭债务率维持高位,政府债务率从169%飙至230%。

 

廖群表示,危机根源未除,新一次的危机便在所难免。若经济增长只能靠继续增加债务维持,随着边际效应递减,最终势必熄火。此外,新兴市场的结构性失衡仍将是困扰增长前景的阻碍。

 

中国的抉择:保增长还是促改革?

 

对中国而言,发达经济体的高负债和新兴市场的结构性失衡都不能幸免。目前,中国企业负债占GDP的160%,再加之其他债务后,债务总额占GDP的220%,接近个别发达国家水平。此外,结构失衡、人口老龄化也在拖累中国经济增长。

 

廖群指出,中国经济一季度放缓,二季度由于“微刺激”措施经济有所反弹,而三季度又再次放缓,于是5000亿SLF(常被贷款便利)浮出水面。这一切起伏说明中国仍在保7.5%的增长目标和结构性改革间犹豫。

 

在一季度经济增速创下6个季度新低之后,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会否“失速”的疑问成为国内外关注的一大热点。为了稳增长,中国决策层出台了一系列“微刺激”措施,包括允许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扩大支持小微企业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等等。

 

廖群认为,中国经济的现状可以用“短期保增长目标,长期渐入‘新常态’”来形容。就长期而言,中国必须深化改革打造“新常态”,从失衡结构向均衡结构转移,由低效率向高效率过渡,进一步提高体制、生产、金融市场和增长方式效率。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周艾琳